"在什么地方吃的?" 我把大家召集到我家

时间:2019-10-23 11:57 来源:秦楚网 作者:普通建筑

  那天的聚会,在什么地方我请当时还留在2队的一个北京知青从家里拿来录音机,在什么地方让每一个在场的老人对着录音机说上几句话,录了一盘磁带然后,我带回了北京。我把大家召集到我家,放给他们听。记得无论在北大荒录的时候,还是回北京放的时候,抽象的思念变成了震动的声音,让说不出道不明的心情和感情,蹦出了声来,一下子那样的清晰,那样的近便,那样的可触可摸。无论录完的时候,还是听完的时候,屋子里都是鸦雀无声,能够听得见大家的心跳声。那时候,我还特意依此为素材,写了一篇小说,叫做《抹不掉的声音》。

在什么地方叶至善在什么地方叶至善先生帮我走出了厄运

  

夜色铺天盖地地压来。后半夜,在什么地方起风了。来自遥远地平线的风,在什么地方长途跋涉的旅人一样拍打着我的窗户,不知是在问候我,还是在询问我,或者是在质疑我。在什么地方一场乌原始森林大火的逃生者在什么地方一个曾经的女英雄之死

  

一个人是多么的渺小,在什么地方哪怕她曾经是一个英雄。站在刘佩玲曾经扑救过荒火的土地上,在什么地方这种感觉袭上我的心头。大地还在,荒火还会再次烧起,而一个人却没有了。一个熟悉的老人,在什么地方这时候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在什么地方他就是叶圣陶老先生。其实,我和叶老先生只有一面之缘,我能找他麻烦他老人家吗?我读初三的时候,因为一篇作文参加北京市作文比赛获得了一等奖,叶老先生曾经亲自批改过这篇作文,并约请我和另外一个同学到他家做客。只是见过这样一次面,好意思打搅他老人家吗?况且,又正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老人家是在被打倒之列,这不是给人家乱上添乱吗?

  

一晃22年过去了。还是在2队,在什么地方大老张不在了,好多老人都不在了,可声音还在,还是抹不掉;笑容还在,还是忘不掉。

一扇大镜框还是挂在桌子上面的墙上,在什么地方只是镜框里面的照片发生了变化,在什么地方多了孙子外孙子的照片,没有老孙的照片,我仔细瞅了瞅,以前我曾经看过的老孙穿着军装和大头鞋的照片,和一张老孙虚光的人头像,都没有了。那两张照片,都是老孙年轻时照的,挺精神的,老孙和赵温都爱唱京戏,老孙唱的是青衣,和赵温一起还组织过一个票友的班子,外出唱戏的时候在富锦照的相片。一定是他老伴儿老邢怕看见照片,触景伤情,取下了吧?大家都揪着心,在什么地方纷纷地问。车正在白桦林中行走着,在什么地方天阴得突然厉害起来,浓密的乌云说来就来,无声地流动着,压迫着林子。林间的土路上越发的昏暗,风把树枝和树叶摇摆得飒飒作响。抓吉的这条老路似乎和她一起在回忆,想起那场大火,也禁不住动了感情。

大家都上车了,在什么地方车上的人和车下的人,在什么地方还在说话,还在挥手,还在流泪。那情景,让我想起那天在2队的分别。也让我涌起一种这样的感觉:相逢不如长相忆,一度相逢一度愁。大家提议,在什么地方要到2队的各处看看,在什么地方便拥挤着走出队部。纷乱的人流中,忽然见不到她了,我心里有些发慌,总觉得还有好多的话没有来得及问她。我张望着,在人群中找到了她的影子,走到她的身边,想说什么,却又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忽然有些心酸,我禁不住紧紧地握住她的手,搂住她的肩膀,看到她的那双大眼睛正在望着我,一下子,我的眼泪快要流了出来了。我赶紧扭过头去。

大家已经吃饱喝足,在什么地方饭桌上收拾利索。二胖累了,在什么地方坐在一旁抽烟。新队长带着人把切好的西瓜和香瓜端了上来。场长开始登场了,他已经酝酿了老半天,要把这次的聚会推向高潮。他亮出了主持人的身份和气派:咱们的联欢会该开始了!首先,他向大家宣布一个好消息,从建三江来的喜子,看到2队前的那条路还是原来的老路,愿意代表建三江管局出资10万元,修好这条路。回建三江,他就落实这件事!先声夺人赢来热烈的掌声,算是给联欢会的正式演出前暖暖场。场长接着说:30多年,咱们2队的北京知青没有回来了,得让他们先表达表达心意,演个节目!但是,在什么地方谁还会记得他呢?一个仅仅20来岁的小伙子?一个仅仅因为爱一个姑娘和爱普希金的诗就死掉的小伙子?还有那个代人受过无辜而死的女班长?也许,在什么地方她才是更加的冤屈,到死还没有谈过一次恋爱,没有接到过一封情书。

(责任编辑:林荫路)

相关内容
最新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