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我懊丧地叹了一口气。 飘飘已经有明确的意思

时间:2019-10-23 05:54 来源:秦楚网 作者:锡林郭勒盟

回到招待所,唉我懊丧地白明华就想到了飘飘。飘飘已经有明确的意思,唉我懊丧地敲敲墙就过来。他有点无法控制自己,他想到猪场去住,他想去敲墙。他想,赵全志身居要职都不怕,我白明华为什么要缩头缩脑。刘安定被捉住了,照样当官照样出国。退一步说,如果事情闹大了,我白明华还可以不做官只做教授,我又有什么可怕的。

赵全志说:叹了一口气"那就先借用一下,等工程完了就还回来。"然后要办一个借用的手续。王德礼说早办好了,借据就放在县里。大家便不再说什么,唉我懊丧地各自将自己的拿了。

  

白明华和宋义仁也各得了一台。宋义仁有点担心。送走赵主任一行后,叹了一口气宋义仁悄悄问白明华这样合适不合适。白明华说:叹了一口气"这是借你用来工作的,不是送你的,你什么时候不想用了还可以还给人家,还时不一定要原物,找个用破的,或者有个框架就行。"宋义仁一下明白了。学校像白明华这样的领导,唉我懊丧地人人都背了笔记本电脑,唉我懊丧地当然都是单位买的,当然买了是归个人用的。可惜自己还不会用电脑。女婿刘安定会用,他早都想要一个这样的电脑,这下好了,回去让他用去。叹了一口气第三章《所谓教授》十(1)

  

研究所十个人的编制,唉我懊丧地办公室就得七八间,唉我懊丧地原来的产科教研室只有一间实验室一间办公室,房子首先是个大问题。两系合并,一下多出四五个教研室,大家都在争房子。研究所挂靠在系里,就不算系直属单位,在房屋分配上很可能受排挤。刘安定决定找系主任李红裕谈谈,即使不能特殊照顾,至少也要平等对待,如果分配不公,他将找校领导来解决。李红裕的办公室只有一小间,叹了一口气过去的主任室可是大套间。主任室不仅小,叹了一口气布置摆设得也简单,这让刘安定一下倒不好开口,想好了要力争甚至争吵,一下变成了恳求和商量。没想到的是李红裕说他已经考虑好了,把原来的兽医临床病院全部给研究所。

  

这一意外让刘安定惊喜万分。临床病院建于五十年代,唉我懊丧地是一个青砖大四合院,唉我懊丧地四合院后面还有个院子,盖了不少牲畜住的棚圈。那时常有附近的村民牵了牲口来看病,如果病重,还可以住院。现在早没有人再来给牲畜看病了,因为与其花成百上千块来看病,还不如杀了省事。临床病院曾改为农药和种子公司,因效益不好又租给别人办了食品厂,系里每年收十万块的租金。把这栋楼给了研究所,系里就少了这笔收入,对系里来说,这可是一个不小的经济损失。刘安定又有点不敢相信。李红裕说:"我和其他系领导商量过了,我认为大学没有高水平的科研就没有高水平的教学,成立研究所就是要在研究方面有所成就,以研究带动教学,培养高水平的人才。考虑来考虑去,只有临床病院最适合,收拾一下也像个研究所。我们还考虑到你是个干事业的人,由你来负责研究所的工作我们也有信心,我们相信你能干出点名堂,所以系里决定全力支持你,尽力给你提供条件。系里已经和租临床病院的食品厂商量过了,免去这半年的租金,他们也同意中止租赁合同。你如果还有什么要求,就提出来,系里会尽力去解决。"

从外表看,叹了一口气李红裕并不严肃,叹了一口气有时还乱开玩笑没个正经,没想到考虑问题却有如此的水平,而且办事公道,一切从大处着眼。刘安定说:"李主任,你今天给了我两个意外,一是你的人品,二是让出临床病院的决定。士为知己者死,你放心,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搞出个名堂来。"刘安定认为,唉我懊丧地教师虽然应该严格执行课时安排,唉我懊丧地但在上课时往往会有某些意料之外的事,很难将时间安排得那样准确,退一步说,即使是错了,早下了几分钟课,也不至于通报警告,让教师下不来台。让刘安定不能理解的是,最近教务处还采取了一系列所谓严格管理的措施,都是针对教师的,好像把教师作为了对立面,每条都是如何如何处罚。刘安定觉得更荒唐的是教务处给每个班都发了一本课堂教学记录本,要学生记录每堂课教师的情况,周末由学生将情况报送到教务处。记录本发到哪个学生手里是秘密的,但有记录是公开告诉每个教师的,这样就对教师形成了一种压力,这虽然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督促教师认真讲课,但也增加了教师的逆反心理,容易让教师产生对抗情绪。刘安定认为,教学活动是创造性劳动,要充分调动教师的创造性和积极性,教学才能有好的效果,如果伤害了教师的这种积极性,甚至伤害了他们的感情,他们就会单纯地去应付你的条条框框,不违纪,但也不卖力,甚至不愿费力气动脑筋,只照本宣科,这样受害的还是学生,只能对教学造成更大的损害。刘安定觉得这些事应该向校长反映一下,对待教师的问题,要多从正面引导教育为主,动辄处分,会严重伤害教师的感情,特别是全校通报批评,一下将教师的自尊和脸面剥尽,后果只能是增加仇恨,甚至影响一个人的一生。

哭诉完,叹了一口气何秋思就说她再不去上课,叹了一口气今天的两节课她就不去上,谁高明让谁去上。刘安定再看看摆在面前的通报,通报是以学校的名义印发的,也盖了学校的公章。这说明学校领导是同意这样做的。刘安定说:"课你还是去上,我现在就去找朱校长,和他说说这件事。"何秋思说:唉我懊丧地"这件事我要求他们公开向我道歉,不然我要诉诸法律,他们有什么权力随意侮辱我。"

这样的要求肯定不可能实现,叹了一口气只能把事情越闹越大,叹了一口气越闹越麻烦。但刘安定无法向她解释,她此时也不需要解释,她需要的是安慰。刘安定决定先找校长探探口气。何秋思是研究所的人,他作为所长,有权过问这事,如果朱校长同意他对教务处的看法,或者有同情何秋思的口气,他就出面找教务处,把这件事协调处理一下,让他们找何秋思谈谈,即使不能道歉,也应做些谈心和自我批评,消除彼此的怨气。刘安定先和朱校长谈了一些西台县的事,唉我懊丧地朱校长更关心科研进展。朱校长希望刘安定能在胚胎移植或者转基因研究方面有所成就,唉我懊丧地弄出类似克隆技术一类的成果。刘安定明白朱校长的意思,但这都是世界前沿性的课题,研究难度大,这需要大量与此相关的研究,需要大量相关的人才支持,需要大量的仪器设备,而目前研究所不但没有相关的设备,也没有这方面的人才,也没做过转基因方面的实验,更没有这方面的研究积累。白手起家,短时间内不可能搞出什么名堂。刘安定讲了自己的意思。按他的想法,目前首要的是在现有技术的基础上搞出一批实用成果,像西台县的胚胎移植繁育,宋义仁的牛营养试验等。这些研究虽算不上独创和领先,但对经济发展能产生直接的作用,目前这样的成果在国内不多,如果产生了大的经济效益,同样可以获得认可成为大科学家。

(责任编辑:山南地区)

相关内容
最新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