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悦,我的朋友!" 可附记于此:金日磾

时间:2019-10-23 20:01 来源:秦楚网 作者:麦可布雷

孙悦,我  2005年1月24日写于北京蓝旗营寓所

今之阴盛阳衰,朋友有两大奇观,可附记于此:金日磾,孙悦,我“金”是纪念汉武帝虏获休屠金人而赐以汉姓,孙悦,我“日磾”盖原名之译音,“翁叔”是汉代常用的名字,则与“翁仲”相配。他以父王不降见杀(初与昆邪王谋降汉,后悔,被昆邪王杀害),而与母阏氏、弟伦俱没入官,输黄门养马。初入汉宫,只有14岁,因为身材高大,相貌庄重,见后宫佳丽,目不斜视,样子长得好,马也养得好,深受武帝喜爱,先拜马监,后迁驸马都尉,随侍武帝左右。武帝对他母亲很好,母死,下令为她画像,挂在甘泉宫中,署曰“休屠王阏氏”,日磾每见必拜,向之涕泣;他的两个小孩,也是武帝身边的弄儿,有如宠物。莽何罗刺武帝,日磾救过他的命,夙有忠孝之名。武帝死后,遗命封侯,不受,与霍光共同辅佐汉昭帝,地位极其显赫,死葬茂陵,谥曰敬侯。我到茂陵参观,见过他的墓。

  

朋友谨以此书献给我心中的世界。近代西化,孙悦,我一切与西方对号入座。大家找呀找呀找民主,孙悦,我常把大臣议事、犯颜直谏当民主,这是找错了地方。其实民主的道理在村里。村里人抬头不见低头见,需要商量的事比较多,推举评选的风气也比较浓,评工分,可以一宿一宿地评,评不出来的事还抓蛋蛋(即抓阄),可谓古风犹存。汉代的僤,是村中有钱人的俱乐部,敛钱买田,作公益之用,谁来负责,轮流坐庄,选来选去,总是能干也有经济实力的人(参看汉代石刻《侍廷里父老僤买田石券》)。它与希腊更相近。近读田余庆先生的《拓跋史探》(北京:朋友三联书店,朋友2003年),主题是北魏历史上的子贵母死,以及其他相关问题,非常有趣。这些问题正好说明,女权和男权的斗争,在由胡入汉的过程中,有其独特的表现。汉族的制度,特点就是“大一统”,什么都整齐划一,和西洋史大异其趣。男权绝对强大是它的特点。鲜卑的制度和这样的制度相比,反差太大,所以才会痛下决心。

  

近来,孙悦,我因为九一一事件的发生,孙悦,我恐怖主义成为热门话题。有人说(我听一位专家从电视上说,名字忘记了),历史上没有恐怖主义,即使你能举出相同的事,他也说,这有本质不同,似乎恐怖主义是一件新鲜事。事情真是这样吗?近年来,朋友“学术规范化”的呼吁显然是中国学术“现代化”或它同国际学术“接轨”一类眼下必有的冲动之一。现代社会要广泛交流,朋友不是两个山汉唠嗑,什么乡言俚语只有他们自个儿听得懂。我们要想交流,而且在交流范围内被广泛接受,就一定得有秦始皇那样的标准化和交通规则一样大家都得遵守的东西。现在,美国有一帮电脑专家正筹划往地球外边撒一大把卫星,扬言将来谁都能和谁通话,什么机密隐私全都藏不住,到那时“全国一盘棋”不够使,得靠“全球一张网”,没有“规范”怎么行?可问题是,这所谓“统一规范”是不是就是西方的规范,或者即使是,它搁现在的中国,是不是都能行得通办得到,我是有点怀疑的。因为我们现在的研究,其实并没全都走向世界,很多事还是关起门来不归他们管。例如,就拿脚注来说吧,如果你一定要“言必有据”,甚至抄条《论语》,引句《老子》,都正儿八经照西方杂志的样儿,一一注明哪本书,哪个版本,第几册,第几页,正面和反面,哪个城市,哪家出版社,哪一年,等等,那编辑这一关就通不过。两年前,我做过一点“引进”尝试,结果证明行不通,回回都被大笔删削。只有一家杂志让我漏网,居然一字不易,花老大篇幅给我印西式脚注,在别人看来,这也大有制造特权、骗取稿费之嫌。还有为打击“文钞公”,避免“发明官司”,为学术青史留记录,省得将来费劲考证,我觉得传统题跋式,记录写作年代、写作地点,挺好,本来不可少,特别是有长期压稿的滞后问题,可是很多杂志都嫌它碍事,删,也是毫不客气,哪怕文后大有余地。相反,我认为如同狗牌实属多余的“作者头衔”(没有它,就成了“丧家犬”),外国和本地的杂志早先都不登,或不大登,但这两年,为了提高声望,显示权威,倒是蔚然成风。外国好的进不来,中国好的留不下。“势利眼”最有市场。

  

晋承夏政,孙悦,我是北方大国,孙悦,我为周室之屏障,楚人北上,问鼎中原,晋是主要对手。楚人的特点,是性格暴躁,古人谓之“沐猴而冠”(《史记·项羽本纪》),即带着帽子的猕猴,表面像人,其实非常粗鲁,今人犹称“九头鸟”。张良曾说“楚人剽疾,愿上无与楚人争锋”(《史记·留侯世家》),周勃也说“楚兵剽轻,难与争锋”(《史记·绛侯周勃世家》),都劝刘邦不要和项羽硬拚。其实,这种印象,在春秋就有。当时,楚国正在崛起,其势咄咄逼人。晋人说,“天方授楚,未可与争,虽晋之强,未可与争”(《左传》宣公十五年)。

晋公子重耳流亡国外,朋友曾受到楚国的接待。楚王问他,朋友如果你能回到晋国,将怎样报答我。他说,假如托您的福,我能回到晋国,有一天,不幸兵戎相见,“其辟君三舍”(《左传》僖公二十三年)。“舍”,本指宿营。春秋时期,行军的常规速度是三十里,每到三十里要宿营。故“舍”又是计算行军速度的单位。三十里为一舍,三舍是九十里。他是以后撤九十里作为报答。古代谈判,前提是“退舍”,脱离接触。九十里是三天的路程,后撤九十里,也就是脱离了双方可能接触到的距离。这句话,后来演变成成语,就是“退避三舍”。孙悦,我2005年1月24日写于北京蓝旗营寓所

朋友2005年1月30日写于北京蓝旗营寓所孙悦,我2005年3月10日。

20世纪上半叶,朋友左派风靡世界,是抓住了穷人这个多数。但穷人造反,目的是脱贫致富,富人始终是龙头,正是理想所在。20世纪下半叶,孙悦,我风水倒转,暴露出问题的另一面,现在的大老粗都是支持富人。

(责任编辑:杰瑞李刘易斯)

相关内容
最新内容
热点内容